今日要闻 >新京报Fun娱乐>大鹏:演喜剧没什么可耻的>正文

大鹏:演喜剧没什么可耻的

时间:2019-08-30 19:49:38  来源:新京报Fun娱乐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妍

两次采访大鹏,间隔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在贵州拍摄新片《第八个嫌疑人》,剃光了头发,从原本150斤的体重增肥到164斤又减到132斤。

记者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向他讨要减肥攻略,大鹏苦笑:“我只能说,这是我的工作,我需要完成它。但这并不好,再让我做一次我肯定做不到。”

2004年大鹏从东北来到北京,做过歌手、主持人、演员、导演、监制,有了“十亿导演”的头衔。

《铤而走险》是喜剧演员出身的大鹏第一次出演犯罪题材,他用“非常感激,非常了不起”来形容敢于向他邀约的主创团队,因为他们开启了大鹏的另一个侧面,也给了他更多的可能和机会。

艺人供图

《铤而走险》

我的戏份基本就是挨打

为了在非喜剧题材中不让观众出戏,创作团队首先在造型上做了一些调整,拿掉了大鹏标志性的框架眼镜,把头发弄得特别短,突出抬头纹和法令纹。

大鹏减轻了体重,时刻保持稍微含胸又干练的状态。表演方法上,非科班出身的大鹏给自己找了一套方法:不能用非黑即白的方式来说饰演了一个反派,而是把他当成一个立体的、复杂的人。在电影中一开始把他的缺点放大,在结尾才能有改变和救赎。

新京报:据说你刚开拍时就受伤了,追逐的戏份怎样完成的?

大鹏:我们的拍摄地在重庆,重庆非常神奇,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几楼。经常以为自己在平地,推开一扇门发现自己在悬崖上,下面还有十几层。所以很多戏份的设计都是高高低低地追逐而不是平地跑步。那段时间下雨地面很滑,第一天拍摄跑上跑下就伤到了腿。只好停下来拍文戏。一个月之后必须要拍那场戏了,但腿还没好,电影里有几个镜头我是捂着腿咬牙咧嘴地跑,那不是演技而是真的疼。

新京报:据说欧豪每次拍摄打戏前后都给你发信息道歉。

大鹏:其实我的戏份不是跟欧豪对打,而是被欧豪打。拍摄前我会对他说:“千万别不好意思,你下手狠一点这一条就过了,不然对我们都是折磨。”

有一场戏是欧豪拿着一沓一万块钱打到我脸上,本来剧本里没有这段,但我俩商量着觉得该加上,一连拍了十几条,一次比一次扇得狠,一直都过不了。最后我说没关系的,我们真实地来一遍,然后欧豪就铆足劲儿抽了一下,扎扎实实地打到我脸上,当时我耳朵就听不到了,接着是高频率的持久的耳鸣,半边脸都肿了。但是出来的效果我们还都挺满意的。

预告片截图

新京报:在江中滩涂落水后打斗的戏份,是如何设计的?

大鹏:那场戏拍了四天,因为前一场戏是我落水,我要全身都是湿透地拍,每天换好了衣服大家就往我身上浇水。那时是重庆的11月,特别冷,江边风又大,拍完一条就裹上棉衣发抖,再拍,继续浇水。那样拍了四天。拍的时候挺难熬的,感觉永远都看不到太阳了一样。

但过去了回头看,就可以很轻松地当笑话说了。我们希望做到处处都有设计,但处处都没痕迹。包括地上的一块石头、一把枪的位置,都是动作组一遍又一遍演练的结果。我没跟韩国武术团队合作过,之前跟中国武术团队合作,有些被打的特写会先沟通再做反应。但这次拍摄,韩国武指是真的踹我,语言又不通,我当时特别意外,被踹到愣住,大喊说什么情况。才知道韩国团队是真的是实打实的,哪怕只是个局部的特写。

在江边

新京报:据说与阿甘的合作只用了两天就确定了,与新人导演合作会不会有一种‘资深感’?

大鹏:阿甘是一个极端努力且有天赋的导演。去年我接触过两个新人导演,一个是阿甘一个是申奥(大鹏主演的电影《受益人》导演),他们都非常年轻,等到一个拍电影的机会也非常难得。拍《煎饼侠》的时其实我也才33岁,知道他们的艰难。我很怕那种资深感,怕给不到比较客观的评价和建议。

创作

真实的互动最难能可贵

《铤而走险》首映期间,大鹏和导演阿甘悄悄的坐在一对情侣旁边,边听着他们的评论边看完自己的电影。“潜伏”在影院听观众真实的评论,是大鹏从第一部作品以来就坚持的习惯。与很多“背对观众”的创作者不同,大鹏喜欢与观众交流,因为“真实的互动最难能可贵。”

对于能否接受负面的评价,大鹏回想起自己以前作为网站记者的时候,那时常在思考一个问题:当一个烂片的主创在宣传电影的时候,他们的心态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知道自己是在演烂片吗?怎么去说服自己一定会夸这部片子的?“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就是在骗人,内心特别强大,另一种就是真的不知道这片子烂,如果真的不知道也就罢了,这是能力的问题。”

新京报:在首映和点映中,观众对于片中哪些情节的反馈让你比较意外?

大鹏:电影永远产生意外,做喜剧的时候很多我们觉得是笑点的地方,在电影院里都没有反应;一些我们完全忽略的地方,观众会哈哈大笑。我和导演反复讨论过一场戏,就是曹炳琨在包厢去见李梦,掉地上了一个电击棒的那场戏,我跟导演在剪辑阶段反复讨论这场戏的尺度在哪儿,很艰难做取舍,觉得掉落是为了铺陈后面的戏份,但观众会不会觉得刻意。现场我看到大家在看到这段时候的兴奋,才终于放下心来。

我们自己在看的时候是加了滤镜的,30人的大合影,你第一看就能看到自己。观众是唯一的标准,创作者带有个人主观色彩,最美妙的是创作者能够保持关心的心态去看待自己,与观众共振。我自己导演的电影、参演的电影,我都喜欢隐藏在观众席去看观众的反应,真实的互动是最难能可贵的。

负面评价

电影评论是大家的乐趣。我觉得听大家在影院评论很有意思,不能因为自己参与了一部电影就把它夸上天去。电影点映之后我上豆瓣看,有个人说,这个电影都挺好的,就是大鹏眼睛太小了。我内心就在呐喊,说怎么办,这是生理缺陷,这是我的问题吗?早期刚进入这个行业,都希望自己被赞美,你会发现很多评价与期待不符的时候会很计较、想解释,但好像你怎么做都是不对的。慢慢地随着时间成长,就发现自己能接受了。

——口述:大鹏

职业

“不好笑”的喜剧演员当主持人

一次参加活动,大鹏在后台准备上场,询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要怎么走,工作人员盯着大鹏愣了两秒钟,说:“你是大鹏老师?你为什么一点儿都不逗?你不是应该特逗吗?”说完自己先笑了。

也是在那次活动上,大鹏一上台就主动承担起了主持和暖场的工作,代表主持人向其他演员提问,跟观众互动活跃气氛,整个活动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很多与大鹏接触过的媒体都会提到一个词:配合。上海电影节期间,有两部作品宣传的大鹏日程排得满满的,有媒体在电梯里遇到大鹏,拉着他聊几句,他依然声音洪亮逻辑清晰,一直从电梯讲到坐上车为止。

新京报:看了几场发布会,您会不自觉地担起主持和暖场的工作,只要你在场,观众就会变得很放松,这是一个喜剧演员的责任吗?

大鹏:日常生活中我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大家对我的期待是那样的,给我递个话筒他就会乐。这是很幸福的事情。我看过很多人演喜剧,它在我心目中像理科生对待化学公式一样精准,稍微加点都是就不是笑而是尴尬了,如果我能让大家看到我就笑,已经比很多演员都幸运了。

至于主持和暖场,我觉得这是大家对你的期待。你把它当做工作的话,就要敬业的对待这个事情。这是我能够接受的。只是比较遗憾能力有限,有时候做不到那么活跃,都是“勉强”活跃。

新京报:您自己也是媒体出身,采访过上千个明星。从记者、主持人到做艺人,心态上最大的转变是什么?

大鹏:我当年为了能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有一次一个歌手参加我节目的时候,要求他在直播里面唱一下他的成名曲,那名艺人当时就不高兴了,说我来一个网站聊天为什么要唱歌,直接就离开了。那时候跟艺人合作还不需要提前沟通,也不会在采访之前对流程。当时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被一个巨星严肃的拒绝,非常的尴尬。那件事萦绕在我心头很多年。

但我现在跟你讲件事的时候才发现,我是多么的理解他,就像现在你让我表演个喜剧段子一样,我也会生气。那时候我希望每个被采访者都能在我的节目中展现出不一样的状态,现在才明白我当时的要求是多么无理,他拒绝我正是因为对自己专业的尊重。这是在之前的媒体工作中我印象最深的事情。

喜剧

讽刺在当下语境中有很多限定

2012年大鹏自编自导自演了情景喜剧进入观众视线,2015年电影《煎饼侠》获11亿票房。他塑造的小人物总有英雄梦,充满了励志、情怀与嘲讽。

虽然饰演小人物起家,但大鹏还是觉得小人物不是喜剧的必须,“大人物效果产生的机制来自于讽刺,而讽刺在我们时下的语境当中有很多限定,你很难讽刺一个权力人物或者敏感话题,所以只能用小人物的自嘲来消解这些事情。”

新京报:几乎所有的大牌演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谈到了想出演喜剧,包括巩俐、章子怡等等,导演身份的大鹏,会抓住机会跟他们合作吗?

大鹏:实在点说,目前我这个级别的导演能拿到的投资是请不起那样级别的演员的,每个位置上的人都有应有的价值。我没办法拿到那么多的投资以对得起他们的付出。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适合,如果这个角色无比适合某个人,我不惜一切代价都会争取,也许是去说服投资人,也许是去打造一个从来没演过戏的人。

我遇到很多成功的电影人都是通过喜剧这样的低门槛被大家了解到,包括我本人。但却在进入到这个行业,被观众认知之后,迫切地想要抛掉这个标签,因为喜剧意味着低质感和有一定风险的粗糙。但是在其它类型上尝试突破发现不成功之后,回来再去找喜剧,它依然在拥抱你等待你。

我合作过两次的编剧苏彪有一天突然在朋友圈感慨,说喜剧就像善良的前男友一样,你抛下他,他还是在等待着你,愿意帮助你,而你还是可以随时抛弃他。演喜剧没有什么可耻的,能让大家笑是很幸福的事情,只是希望现在喜剧能够更争气一点,再出几部优质喜剧让大家更有信心,也希望公众对于喜剧和喜剧本身在评价系统上给予更多的尊重。看上去大家是降低身份逗你笑,与你的距离感更近,但其实不是这样。

艺人供图

新京报:你觉得“小人物”这个人设在喜剧中是必须要有的吗?会抛开主演“小人物”这个标签吗?

鹏:喜剧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前几年也许喜剧在电影市场是非常受欢迎的,也能够获得关注,容易获得票房上的成功。但是这几年它有一定程度上的下滑,这种下滑除了本身大家对于喜剧的态度,现在产出的喜剧在质量上都达不到当年的水准,导致大家对于喜剧的看法产生了转变。

喜剧创作的难度也比前几年更高了。我自己能感受到,所有喜剧创作的路,已经被我自己走得差不多了。情景喜剧拍了好几百个段子,最开始用谐音梗可以很轻松地逗大家笑,我记得2012年我还可以说“我做了个噩梦,很饿(噩)很饿的梦,所以起床我就吃了个汉堡”,大家都会哈哈大笑。现在谁说这个大家都会觉得他傻。从创作角度来说,真的越来越难的,但是我们还是有信心,因为喜闻乐见的那些事每天依然发生。

导与演

在《我不是潘金莲》中表演开窍

2017年的《缝纫机乐队》之后,大鹏出演了多部电影,包括《奇门遁甲》《捉妖记2》《鼠胆英雄》等,类型和角色都完全不同。但一直被说“快了马上要拍了”的《煎饼侠2》却迟迟没有消息。大鹏希望自己能够保证每三年出一部导演作品,同时保持每年都参演别人的电影。

“一方面让大家看到我的不同尝试,另一方面是通过跟不同导演的合作来学习他们身上的优点。”他也表示不太清楚未来的方向,“因为我觉得可能性特别多”,而大鹏最近参演的电影是《第八个嫌疑人》,他演一个抢劫案的主犯,是个房地产老板。“这个已经超出小人物的范畴了吧。但我不觉得这是某种转型或者代表着什么,我只是觉得能够参与不同的角色和人生是一种很幸福的事儿,我希望保持这种输出。”

新京报:这几年出演了非常多的电影,对你而言真正意识到自己演技开窍的一部作品是什么?出演这些电影都是为了下一部导演作品在积蓄力量吗?

大鹏:表演开窍应该是《我不是潘金莲》,在我比较稚嫩的学习阶段,冯小刚导演教了我很多。同时同组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演员,在那个集体当中,你必须逼迫自己变强大。开窍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冯小刚导演突然有一天问我,你觉不觉得你演早期情景喜剧的时候最轻松?我说是这样的,他说那种“人物上身”的感觉在当时是能够被看到的,在其他作品中难免会有紧绷和塑造感。紧绷容易做到,但是放松很难,从那之后我就一直试图破坏自己建立的规则。

我很满意自己在《铤而走险》里的表演。它同时给予了大家另外一种可能性来看待我的表演,我在身份认同上没有那么多的困惑。

新京报:《缝纫机乐队》之后,音乐题材还是你的首选吗?

大鹏:《缝纫机乐队》之后有无数人推荐或者希望我去拍摄第二部,可想而知这个系列如果延续下去,影响力和收益可能会好。但是我自己性格的原因吧,我想目前这个阶段先尝试不同的题材,先把我想拍的尝试一遍,再去走老路。

我身上有很强的互联网属性,因为之前十几年都在互联网工作,在网站工作会比较快接收到新鲜的刺激,导致我的想法特别飞,超出了电影内容承载的范围。有时候合作伙伴会警示我要收紧一点,但是我很怕我变得更像一个电影人。我希望我能更不羁一点,更像煎饼侠一点。最近想拍的题材在身边的人看来,都是冒着极大风险的,但这是我的乐趣和热血挥洒的地方。

最后安利一发我们公号的粉丝群噢~群里会不定时发放福利!还能有更多其他功能:

1.吐槽和调戏报报及编辑部

2.说出你想看的爱豆,及想要的爱豆福利,我们会尽量满足

3.第一时间得到下一次“福利”的信息,成为人生赢家

4.当然,终极是,希望大家在群里一起快乐追星!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最新文章最新视频

新京报Fun娱乐其他文章

水瓶座的沙溢啥都不怕,就怕……

水瓶座的沙溢啥都不怕,就怕……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今年的国庆档,在众多上映的影片中有一部温情小品——《亲密旅行》,这是演员沙溢的导演处女作,他找来了大儿子安吉当男一、自己演男二。“大家都说,小动物和小孩是最难拍的,我也真是勇于挑战。”而在《亲密旅行》前,2019年还有一部热播作品里也有沙溢的身影,那就是电视剧《小欢喜》中的乔卫东。这个原本只是“友情出演”,为了陶虹饰演的宋倩母女做铺垫的角色,最开始只有8集戏份,但由于他的表演为剧情增加了很大的亮点,作为编剧的黄磊和导演商量后,直接把沙溢的戏加成了主演之一。记者采访当天,沙溢还因参加某综艺节目被赵薇夸赞演技自然而上了热搜。当记者问他演戏的秘诀时,他苦笑着,想了半天:“我就是搞这个的,研究半辈子了,其实我一直演戏都是这样的。”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首次做导演连蒙带骗,把儿子吓哭却喊“好”《亲密旅行》讲述的是沙溢饰演的网约车司机沈童和安吉饰演的男...

2019-10-11 20:14:28
袁泉:演乘务长前,曾担心伤害到原型

袁泉:演乘务长前,曾担心伤害到原型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编辑:报报根据2018年川航3U8633航班迫降事件改编的电影《中国机长》,截至发稿时票房已突破20亿元,成为目前排片最高影片。片中袁泉饰演乘务长毕男,在飞机遇险的危急时刻她临危不乱,在机舱内安抚乘客情绪。在一次路演现场,电影放映结束后,袁泉特地走到观众席表示感谢,问观众的观影感受,眼睛里闪着光。有网友评论:《中国机长》里,戳中我的,就是袁泉的这双眼。正是这双温柔中带着坚毅的眼神,让片中119名乘客感受到了安全感。作为演员,袁泉的起点很高。中戏读书的时候,就参演了首部电影《春天的狂想》,凭借饰演的周小玫一角获得第1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之后又凭借《蓝色爱情》和《美丽的大脚》分别获得第8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第2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袁泉也承认自己确实比较幸运,“没有经历过递简历,到处去跑组的状态。”起点虽高,袁...

2019-10-08 19:19:10
《攀登者》里,吴京不怕爬山,怕谈恋爱

《攀登者》里,吴京不怕爬山,怕谈恋爱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妍编辑:报报“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山,我们要自己登上去”。电影《攀登者》根据中国登山队队员1960年和1975年两次登顶珠峰的历史事实改编,讲述中国登山队完成世界首次北坡登顶并实地勘测出属于中国自己测量珠峰的“中国高度”,向真正的登山英雄致敬。电影筹备期,吴京就曾在电视上看到过1975年登山队成员夏伯渝的故事,对他后来用假肢一步步登上珠峰之巅的故事印象非常深刻,这个情节也在片中以彩蛋的形式出现。塑造攀登者的形象无疑是具有时代象征的意义,但是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一部有担当有情怀的视效大作,是最大的难题。影片从2019年1月5日正式开机,定档9月30日上映,题材是对外景要求极高的登山故事 ,拍摄时间大部分集中在春季之后,天气不适合雪山实景拍摄,大量的绿幕合成场景意味着巨大的特效制作量。监制徐克认为,这部电影可以拍,但至少需要三年。高强的难度让许多导演望而却步,最终导演李仁港...

2019-09-29 18:07:15
从AKB48到《轮到你了》,这个日本跨界奇才让人又爱又恨!

从AKB48到《轮到你了》,这个日本跨界奇才让人又爱又恨!

撰文:Suji Yan(娱评人)、报报说起日本娱乐圈,也许大家都会念叨念叨木村拓哉、小栗旬、山下智久、新垣结衣、桥本环奈、石原里美……除了他们,或许也有喜欢杰尼斯艺人的。但在所有这些之外,日本娱乐圈还有一位“教父”般存在的人。连最近大热的《轮到你了》都和他有关。这部远在日本的周更剧,每周更新却能准时上微博热搜。即使周日晚上最后一集完结了,到今天(周二)仍然让人意难平。今天上热搜的话题是#轮到你了 编剧#,而今天要说的人,正是令不少国内外剧粉咬牙切齿的该剧编剧——“偶像教父”秋元康。说是“偶像教父”,也许大多数人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由他一手打造的AKB48和乃木坂46。AKB48草创于2005年末,在2008年逐渐走出地下团体时代,走入日本大众视野,到2009年起连续登上NHK推出的日本新年国民级晚会“红白歌会”,正式加冕国民偶像——之后随着团体极佳的亲和力、配合互联网的传播,成为了谈到“日本...

2019-09-10 21:16:11
大鹏:演喜剧没什么可耻的

大鹏:演喜剧没什么可耻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妍两次采访大鹏,间隔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在贵州拍摄新片《第八个嫌疑人》,剃光了头发,从原本150斤的体重增肥到164斤又减到132斤。记者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向他讨要减肥攻略,大鹏苦笑:“我只能说,这是我的工作,我需要完成它。但这并不好,再让我做一次我肯定做不到。”2004年大鹏从东北来到北京,做过歌手、主持人、演员、导演、监制,有了“十亿导演”的头衔。《铤而走险》是喜剧演员出身的大鹏第一次出演犯罪题材,他用“非常感激,非常了不起”来形容敢于向他邀约的主创团队,因为他们开启了大鹏的另一个侧面,也给了他更多的可能和机会。艺人供图《铤而走险》我的戏份基本就是挨打为了在非喜剧题材中不让观众出戏,创作团队首先在造型上做了一些调整,拿掉了大鹏标志性的框架眼镜,把头发弄得特别短,突出抬头纹和法令纹。大鹏减轻了体重,时刻保持稍微含胸又干练的状态。表演方法上,非科班出身的大鹏给自...

2019-08-30 19:49:38
这个51岁的女人,致命!

这个51岁的女人,致命!

撰文:耳朵(影评人)女人为什么要杀人?“中年家庭妇女的婚姻危机”、“丈夫出轨/柜后怎么办”、“我要养我丈夫,还要养我情人”……看起来都是难解的婚姻危机,但有几个女人给了我们一个解决方案——杀了TA。现在还不知道被杀的是她们的丈夫,还是勾搭丈夫的“第三者”,但这部才播出2集的剧,豆瓣评分目前稳定在9.4。剧中故事发生地是同一栋楼,不同的是三个时空里,三对不同的爱人。1963年,全职家庭主妇贝丝·安精心照顾丈夫的起居,却无意得知丈夫和餐厅服务员亲密。为了挽回丈夫,她尝试改变自己,甚至学习新的性技巧企图取悦丈夫,但事与愿违,目前来看,并未成功。1984年,社交名媛西蒙妮·格罗夫有过3任丈夫,现在这任收获了“你是最好的丈夫”的评价。热衷酒会的她在一次酒会上收到自己“塑料姐妹花”递来的信件,里面是丈夫和别的男人亲密的画面。西蒙妮果断的让丈夫搬出去,却遭丈夫威胁。随后,她开启了和小鲜肉的为爱鼓掌之旅。...

2019-08-28 19:04:01
今天,我有吃泡面的正当理由!

今天,我有吃泡面的正当理由!

撰文:报报有一句话流传已久:“方便面是孤独的食物,是失眠人的好朋友。”而8月20日,则是个伟大的日子——1958年的今天,第一袋方便面“鸡汁面”问世。1949年,原名吴家福的华裔日本人安藤百福用高温高压将炖熟的牛、鸡骨头的浓汁抽出制成营养剂,结果相当成功,为以后开发方便面打好了基础。其后,安藤破产,不得不从零开始创业。多年前他就有着生产方便面的想法,于是开始了不懈的研究和努力。开始经历过多次失败,终于从他的夫人所做的油炸菜里得到了灵感。将面条浸在汤汁中使之入味,然后油炸使之干燥,就制出了又能保存又可开水冲泡的面了。这种做法被他称作“瞬间热油干燥法”,并拿到了方便面制法的专利。1958年8月,第一袋方便面“鸡汁面”终于问世,同年12月安藤百福的“日清食品”企业创立。其后为了打入国际市场,他又发明了更加便于食用的“杯面”。2007年1月6日,安藤百福逝世,日本举国哀悼。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

2019-08-20 19:13:33
TFBOYS六年,他们出道,我们同路

TFBOYS六年,他们出道,我们同路

撰文:吃瓜人上个月三小只的新歌《我的朋友》已上线今天是TFBOYS出道六周年的日子。看着2013年的出道微博,真的感慨颇多。出道之时的三小只,和粉丝有一个著名的“十年之约”。当时的出道形象片里,三小只眼神坚定,谈论着未知的未来。“如果睁眼便是十年后,你希望自己变成怎样的人;如果睁眼便是十年前,你希望自己去做什么。”彼时才13、4岁的三个小孩,为了梦想在苦练着。形象片里有不少他们三个痛哭的场景,也有迷茫的背影,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坚定的眼神。毕竟在出道前,三小只就已经为了这一天做足了准备。2009年被公司看中的王俊凯;2012年被星探选入公司的王源;四处参加选秀的易烊千玺……王俊凯和王源在街头唱歌参加综艺的易烊千玺后来,为了平均组合的实力,选秀中被发掘的易烊千玺也加入到了组合中。于是,三人组合正式成立。2017年,央视为他们拍摄了一套纪录片,叫《加油男孩》。第一集中就记录了三小只很多出道...

2019-08-06 16:08:57
乐队这么燥,到底谁来造 揭秘《乐队的夏天》造型

乐队这么燥,到底谁来造 揭秘《乐队的夏天》造型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编辑:徐美琳、v.v.(实习生)这个夏天,乐队用激情和才华的表演在《乐队的夏天》舞台上重新唤起了大众对摇滚乐的热情,而他们独具风格的服装和造型也同样吸引了观众的眼球。随着比赛的进程,刺猬乐队石璐的短发、盘尼西林乐队的英伦范儿、九连真人的质朴风等都成为讨论的焦点。旺福乐队mami新京报记者探访爱奇艺原创综艺《乐队的夏天》服装组并采访了负责服装造型的导演,揭秘舞台背后的乐队试衣间,以及和舞台上不那么一样的乐队。——被石璐吐槽不爱洗澡的赵子健竟然是刺猬乐队的时尚icon,——旅行团乐队的孔一蝉是全队的“试装模特”,——新裤子乐队的赵梦会穿搭好化好妆直接到现场……海龟先生 李红旗在服装导演看来,乐队的服装不止是服装,也是他们表达一部分。每个乐队的服装,都与其音乐风格一脉相承——不论是有着强烈时尚主张的海龟先生,还是完全放手让节目服装组施为的刺猬、九连真人——他们或许不能明...

2019-07-29 18:14:26